()

植物精油將成為新一代的抗生素嗎?

2018-07-25 by CAREIN康茵香草精油
精油的抗病性生物研究

提起植物精油,人們想起的通常是香薰蠟燭和SPA水療,事實上,植物精油除了能令人放鬆之外,還有很多不為人知的好處。植物精油說白了就是植物提取物,無數的清潔和日常護理產品中包含植物提取物,防蚊蟲的產品多以植物提取物為主要原料,一些非處方藥中也含有植物提取物,如止咳藥VapoRub及除蝨子的噴劑,它們在食品工業中也有廣泛的使用,因為它們具有抗微生物、抗細菌、抗真菌的功能,可以對抗食物中的病原體,起到防腐的作用。多種精油被證明能夠有效地治療包括噁心、偏頭痛等在內的一系列常見疾病,越來越多的研究發現精油具有殺死人體癌細胞的強力功能,包括乳腺癌、結腸癌、口腔癌、皮膚癌等等。

 

在此領域,已經有數項真實的研究以人類和動物為物件展開了,其結果令人振奮,然而它們都是在實驗室中進行的,在將精油應用於癌症治療之前,還需進行更加嚴密的試驗。不過,科學家在另外一個應用領域已經獲得了喜人的成果——精油可用於解決日漸嚴重的抗生素耐藥性問題。美國農業部研究服務的高級專案主管塞瑞爾·蓋伊博士說:“由於對抗菌藥物的耐藥性上升,很多抗生素失去了作用,這可能成為21世紀藥學及獸醫學需要面對的最主要問題之一,根據報導,在美國牲畜消耗了80%的抗生素,這導致許多“超級細菌”的出現,它們不僅對牲畜使用的抗生素有抗性,對人類使用的抗生素也有耐藥性。事實上,牲畜使用的抗生素中約70%對人類也相當有用。根據美國疾病預防和控制中心的報告,2013年間美國因抗生素耐藥性而患病的人超過200萬,因此死亡的人約為2.3萬,相關的醫療費用高達200億美元。但是情況還將繼續惡化,英國政府出臺的一項新報告中稱,到2050年有耐藥性的微生物將造成超過1千萬人的死亡,為全球經濟帶來100兆美元的損失。

 

有的時候,給牲畜使用抗生素確實是治病所需,但造成濫用的最主要原因還是為了加速生長,或者為不乾淨的養殖環境作出彌補。美國塔夫斯大學的教授、血液學家斯圖亞特·B·列維博士及其同事認為,養殖牲畜時濫用的抗生素是造成耐藥性提高的最主要因素,世界衛生組織稱抗生素的耐藥性對世界公共安全的威脅越來越大,需要各個政府部門及社會的通力合作來解決,列維早在40年前就開始警示這個災難性的問題了,當時距離發現少量的抗生素用作飲料有助於給牲畜催熟只過去了十幾年的時間。當時,列維帶頭的一項研究發現,雞可以迅速地對抗生素“四環素”產生抗性,只要一周的時間,它們的腸胃中就會出現具有耐藥性的細菌。幾個月後,這種細菌傳播到其他雞、甚至是人的身上。到這裡事情還未結束,這些細菌甚至對雞從未接觸過的其他抗生素也產生了耐藥性。列維說:“無論在哪裡使用了抗生素,都會引發耐藥性,而且這種耐藥性並不局限於周邊環境中,甚至可以在不同種類的細菌之間傳遞。”

 

針對這個日益顯著的重要世界健康威脅,人們採取了哪些措施呢?美國食品和藥物管理局(FDA)要求牲畜飼養者自主減少抗生素的使用,但是並沒有監督和記錄。農場主仍然可以用預防疾病感染的藉口使用抗生素。列維說:“使用者的意願太強烈了,實在難以讓他們改變做法。我們真心希望能夠說服他們,讓這些農場主不再使用抗生素。”

無論農場主們的意願是否能夠被改變,已經有一個強力的替代品出現了。最近的幾項研究,包括美國農業部所做的研究都表明,用植物精油取代抗生素給牲畜使用效果良好。其中一項研究發表在2014年10月份的期刊《家禽科學》中,它發現被餵食了牛至精油的雞,死於常見的感染病“腹水症”的幾率降低59%。

 

2011年的一項研究發現,使用牛至、肉桂、紅辣椒混合精油後,雞的基因會被改變,使它們體重增加,並且能夠抵禦一種腸道感染疾病。2010年的一項研究發現,使用薑黃、紅辣椒、香蕈精油可達到與上述相似的效果。美國農業部正在進行的一項多年研究則在實驗用桔皮和精油替代藥物的可能性,研究者也曾直接對比常用抗生素和各種精油的效果。發表在《動物科學期刊》2012年3月號上的一項研究稱,迷迭香和牛至精油在雞身上造成的增重效果與抗生素阿維黴素相同,而且它們也能殺死細菌。還有研究發現精油可以減少雞身上的沙門氏菌,數種精油的混合可以限制動物間沙門氏菌的傳播。

 

研究的參與者之一、喬治亞大學獸醫學院的教授查理斯·霍夫瑞博士說,這是一個全新的研究領域,他們還沒有完全探明精油是如何起作用的,但是“有強力的證據表明,精油可能在腸道中發動抗菌的功能,有些精油可以刺激腸道細胞,使其恢復能力提高”,當然,我們需要做的不僅是為牲畜預防疾病和催熟,更是面臨著為人類和動物的治療尋找抗生素的替代品的緊迫需求。給人類使用精油的研究也得到了不小的進展,但是相關研究都是小型的,而且數量不多,跟動物研究的成果相比九牛一毛,義大利的一項研究表明,用百里香和丁香混合精油治療細菌性陰道炎的效果與常用的抗生素療法基本無異,美國的一項研究表明被金色葡萄球菌感染的傷口被茶樹油蒸汽處理後,恢復速度更快。

2013年12月發表的一項研究稱,用檸檬草精油製造的凝膠可以有效減少實驗物件皮膚上的超級細菌MRSA,之前也有研究稱用茶樹油製成的清潔劑可以清除皮膚上的MRSA,效果與正規療法相同,且不會產生耐藥性。只要增加了這種易用又便宜的裝置,例如在醫院中使用植物精油製造的洗手液,就可以大大改善情況,尤其是在MRSA感染在醫療部門頻發的情況下,在實驗中,科學家們正在試驗各種植物精油及抗生素的組合,他們一次次地發現,單獨使用精油或將精油與一些常用抗生素合用,可以抗擊無數種病原體,如耐藥性的大腸桿菌、金色葡萄球菌、及其他常見細菌。實驗結果一再表明,將精油和抗生素結合使用可大大減少抗生素的用量。例如,最近的兩項研究表明,薰衣草和肉桂精油可殺死大腸桿菌,如果與抗生素呱拉西林一起使用,還可逆轉大腸桿菌對該藥產生的耐藥性。

 

另一項研究發現,羅勒精油和迷迭香精油都能抑制從醫院患者身上取得的60種大腸桿菌的生長。其他研究發現了另外多種精油的相似效果,有的可單獨使用,有的需與抗生素一起使用。研究者推論,精油的一個功能就是弱化耐藥性細菌的細胞壁,讓抗生素進入,從而破壞和殺死它們,這個領域的研究成果喜人,但是顯然需要進一步的實驗和調查來推進其進步,這可能需要大量的時間和金錢。美國約翰霍金斯大學醫學院的病理學副教授妮可勒·M·帕瑞史博士最近匯總了精油用作抗生素的替代品或彌補品的可行性研究,她說:“主流的製藥業勢力不太可能進行相關的投入,他們已經因為多種原因忽視了抗生素的研究,其中包括將一種新藥投入市場所需的花費太高,他們不願意在無法得到對等的收益的情況下進行投資,她說情況相當緊急,她和同事為患者選擇適合的治療藥物時常常無法找到任何對當前細菌有效的抗生素。“在這個越來越嚴重的危機面前,我們毫無辦法。而我們沒有在這個方面獲得任何進展的原因很簡單:就是經濟上的原因。”她還說,精油的抗微生物成份是非常強力的,如果我們繼續研究它們,或許可以發展出一系統全新的藥物。“希望主流風向可以轉向推動這個領域的研究。”

 

蓋伊解釋說,從植物中提取的“植物營養素”及“植物化學物質”對健康有一系列的好處,“包括促進腫瘤死亡、提高對感染病的抗性等,在許多文化中它們被用於改善健康的歷史已經有數千年了。”其實精油的功效並不稀奇,它們本身就是植物賴以保護自身不被感染、確保適應氣溫變化、從創傷中自愈、抵抗害蟲的成份,但是在習慣了實驗室中的合成藥物的西方文化中,質疑仍然存在(更不要說精油常被宣傳為治百病的萬靈藥,因此而臭名昭著),不過我們最常用的、最重要的幾種藥物都是來源於植物的。例如,阿司匹林最早取自于柳皮,但是現在其主要成分都是合成的;治療瘧疾的藥物取自藍桉樹皮,嗎啡取自罌粟,抗癌藥紫杉醇最初取自太平洋紫杉樹,很多感冒藥、咳嗽藥、肌肉放鬆藥含有薄荷。就連最新研製出的埃博拉藥物也使用了煙草。

 

再說農場方面,已經有些農場主在使用植物精油了。蓋伊說:“已經有數家公司在出售植物提取物作為飼料添加劑了。一些大型生產商也在生產過程中往飼料中增加了添加劑來確保牲畜的健康,尤其是腸胃健康。”不過他們似乎都不願意公開這個資訊,他們也無需公開。Bell & Evans農場是一家生產無抗生素禽類的高端農場,其主人斯科特·斯謝爾曾公開談論過使用精油的問題,2012年,他在《紐約時報》的採訪中說使用了牛至精油和肉桂來抗感染,他總共擁有140餘家農場,養雞數量保持在900萬。他認為這種方法比以往試過的所有方法都好,但是“我有點擔心對外公開時會有什麼反響,不過我真的認為這樣做是有好處的。”他也清楚使用精油聽上去不太好,但是它確實有效。因此,可以說精油是一個秘密武器,是創造成功的無名英雄,卻不能公開。

斯謝爾花了近10年的時間才讓與他合作的人接受精油,包括各農場主、飼料加工廠的人、以及他自己的1200餘名員工。他的同事曾經對他進行質疑,因為他沒受過正規的教育,而他在推廣的方法卻走在了科學的尖端。(有一個質疑他的人就是知名的動物專家坦普爾·格蘭丁,這位朋友曾幫他推廣了一個人性化的屠宰系統。)他堅持不使用抗生素的事業已經快30年了,他討論了現在的一個熱門話題——精油對腸胃細菌的影響:“我們最開始是用一群雞做為實驗,它們生活在無壓力、不被過度餵食的環境中,而且衛生條件很好。”他們給這些雞餵食添加了精油的高品質穀物,避免使用有毒的己烷來加工飼料。“我們給雞提供了這樣的住宿環境以及食物條件,是為了養成健康的腸胃細菌,我們使用了牛至精油來殺死有害細菌,用肉桂精油來支持有益細菌。”

 

斯謝爾認為他的實驗已經足夠了,因為他並不是為了讓問題失控後再尋找補救的方法。有些農場主則需要更加有力的武器,因為他們的餵養條件不夠清潔,需要在其他方面進行補救。他們可能不會事先清潔雞舍,直接將雞仔放在還殘留著之前的糞便的籠子裡;也可能使用氯清洗已經加工過的雞肉。未在養雞場中清潔乾淨的細菌和抗生素就會端上人的餐桌。

在斯謝爾的農場中,根本不會允許這些失控的情況發生。他說:“如果一開始農場的環境就很惡劣,你只是引入了精油,也不可能出現奇跡,它們不是萬靈藥。如果你本身做的事就是正確的,現在又加入了精油,你就能順利抵達終點。”有人警告他說,細菌也會對精油產生抗性的,但是現在這種情況還未發生,而他的農場去年已經加工了5000萬隻雞了。

 

神經外科醫生C·諾曼·謝利說,細菌是有可能對精油產生抗性的,但是可能性很低,因為精油中所含的化學成份要比抗生素多好幾百種,是很難完全適應的,要引入健康的生產方式,每公斤雞肉的成本就會上升,這可能導致主要禽肉生產商給出的價格提升。斯謝爾說他很幸運,能夠擁有一個穩定並不斷擴大的用戶群,他們願意為了更好的品質付出更多的金錢。他說,如果公眾一致要求無抗生素的肉類,那麼就會在更多的生產者妥協,但是行業內的其他重要部門也需要做出改變。“在食品行業使用植物精油的規模應該大大擴大,研究機構應該源源本本地向業內人士說明實驗成果,而非為了他們給出的經費而屈服。”他還認為,美國農業部和FDA應該制定標準,限制抗生素的使用,要求業內的所有人在規定時間內做出改變。

斯謝爾說:“無奈的是,在業內需要強制實行。除非強制執行,很多人都不願意那樣去做。”一方面應該鼓勵更多的相關研究及斯謝爾這樣的成功實踐,另一方面也要關注潛在的問題,那就是植物精油的使用沒有規範和監督記錄。但是,霍夫瑞說:“精油的使用非常成功,我認為只要我們更多的對它們及植物提取物進行瞭解,一定能找到更加有效的搭配,列維認為,將植物提取物用作抗生素的替代品的嘗試非常“美妙”,但是他提醒說,任何一種替代品都必須證明其自身的有效性,而且應該給予同正品一樣甚至尚缺乏的有力監督。

訂閱   取消

CAREIN康茵香草精油學苑將定期以電子報發送新品通知及最新優惠訊息,
想要得到本站的第一手資訊嗎 ?
快點留下信箱訂閱我們的電子報吧 !

讚分享
11